Article [Design]

【設計故事】設計的關懷:在充滿機遇又困難重重的時代|張存一


設計的關懷:在充滿機遇又困難重重的時代

「20.....43香港設計事情」系列文章(二)



近年內地很喜歡談未來已來,新製造新技術新能源,各種新創,機遇滿滿,但那是一種怎樣的未來?在讀一本書,書裡發問:在一個著重功利的社會,會出一個Steve Jobs嗎?書叫《關懷的設計》,有關怎樣以關懷他者、關懷萬物的態度去創造。書裡談設計,由愛物、惜物與環保,談到公義,包括維護社會倫理價值、重構城市文化保育、保護言論與新聞自由。在我們看來,這是簡單的常識,在一些國度卻正正缺乏。這本書又發問另一個問題,「這是一個充滿機遇的時代,也是困難重重的時代,我們的社會需要怎樣的公民?我們的國家需要什麼人才?」書由香港設計師靳叔靳埭強與潘家健合著,原意就是給內地大學設計學院進行教育改革而做的設計倫理課程,意在探索培養創意型人才的新方向,與此同時,很多香港設計師在與內地的合作中,亦將這種關懷萬物的意識流傳開去。


社會責任與商業不相違


《關懷的設計》一書副題是「設計倫理思考與實踐」,談的是設計師必須了解自身的義務和權利,知道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什麼。聽過一個笑話,有人說紅綠燈的出現是現代文明,有人說現代不文明所以有紅綠燈的出現。當一個社會要特別強調設計倫理時,正是市面上充斥著差劣設計品的時候。內地很多從業者都將商業與社會責任放在對立位置,覺得設計倫理會制肘設計師,但此書以香港為例子,在這個奉行自由市場經濟的城市,著重社會責任的設計多年來一樣獲得商業上的成功。


「20.....43香港設計事情」博覽的設計案例裡,就有很多這種具有關懷之心的成功設計,關懷之意,至少可分為三個層面。第一個當然是關懷用家,以使用者的觀點去體驗,設計出最貼近使用者需要的產品。比如可自由調節刀柄重量Pro-Balance刀具,空心的刀柄配置上不同的砝碼,即可調節刀柄重量。刀柄的設計更結合了人體工學,對於喜歡握刀時拿近刀刃位置的人,平衡點會傾向刀尖;對於喜歡拿刀像握錘子的人,平衡點會傾向刀片的末端。又或重型手提式電動工具Milwaukee,由香港的設計部門與北美和東莞的研發和產品開發中心合作,設計團隊觀察用家在不同工作環境使用器具的過程,將用具設計得更符合用家所需。 。



Pro-Balance刀具融和用戶用刀習慣,握刀時拿近刀刃位置,平衡點會傾向刀尖。而Milwaukee一改重型電動工具笨重的形象。



Milwaukee一改重型電動工具笨重的形象。




但關懷他者,不止有關使用產品的用家,還包括製作這些產品時會影響到的環境等等,這就是關懷的設計的第二個層面。2009年推出市場的OOObject最得此道,他們用太平洋咖啡的咖啡渣製成杯子在店裡販售,又在廣州天河太古匯店設下環保教育角,還在香港時裝節 , 結合香港貿易發展局及家課製作策劃了一個綜合了時裝 , 環保 , 咖啡的時裝表演 , 再借勢推出由咖啡渣再造的咖啡纖維T恤 。



Milwaukee一改重型電動工具笨重的形象。




而另一位香港設計師利志榮主理的Milk design,擅長舊物與廢品的重生,卻又在加入新元素的同時,不失改造物原本之本質與神韻,比如與內地Elmood傢具合作的「Wong」木製三腳椅,以白橡木和胡桃木製成,靈感來自宋代流行的古典中國傢俱,保留了傳統通榫,同時結合獨特的三路接頭設計增添現代感。


在許多傳統技術逐漸脫節的當下,以現代設計更新中式傢具,正是香港、內地兩邊人才互補的例子。香港設計教育著重心性啟發,卻缺乏精進的工藝訓練,而內地設計教育則相反,非常重視各種藝術基礎技巧的培養,因為最初的設計院校都是由原本的藝術院校轉變而成,卻未必支持創意思維與個性的發展,漸漸變得如同職業訓練,而非人的培養。而與香港設計師的合作,過程中交換思維也交換工藝,正好互相增長。



這張椅子用三角包圓的包裹結構方式,改變了原本我們對木椅應該四腳的觀念。


改變行為的設計


設計思維近年大熱,其實設計如水銀瀉地,無處不在,本就不止關於設計實體的產品,更是策劃、製作與創造任何改善世界的事物與項目。除了考慮用家的需要、保護環境與文化之外,關懷的設計更可以從本質上改善人類的行為。


比如說設計得宜的空間,就起到教育大眾的作用。總說內地硬件很好,軟件不足,但有時好的硬件也會使人的行為隨之改變。說的是經高少康、楊振鈺與岳天龍重新規劃過空間佈局的深圳梅林出入境自助辦證大廳。原本的辦證大廳區域分割不清,指示不清晰,大眾往往因為不知道所需服務在何方,而用了更多時間,也會全部擠在櫃枱前,因為心急而忘了排隊。


改建之後,大面積的木飾牆面營造了簡潔溫暖的氛圍,一改政府機關冰冷的印象。而且場內增強訊息導航,將服務流程與不同區域清晰展出,用戶更易找到所需服務,加上自助辦證區域的機器按序排列,提高了辦證效率。在這樣的環境下,民眾也漸漸懂得在什麼場合,該有怎樣恰當的行為。



場內增強訊息導航,將服務流程與不同區域清晰展出,用戶更易找到所需服務﹐而使得人的行為更井然有序。



以視覺語言與氛圍更為清晰的劃分區域,不止改善人的行為,也提升大家對審美的追求。


所謂關懷的設計就是思考設計與人、社會、自然的關係。不止單單從倫理的角度來看設計,也從設計的角度來回想倫理道德,這個辦證大廳就是以空間設計來改善用戶行為的例子。


回到文首的問題,該書的回答是Steve Jobs不用多想設計倫理的問題,因為他處身的社會和文化背景早已視此為常識。而當內地在談著工業4.0,談著C2B的當下,人的體驗與情感將會得到更多的關注,這是更為著重個性化、訂製化的時代,需要的正是這種關懷的心理,而在香港和內地創意工業領域的合作,香港正好補上這一塊。


後記

香港設計總會多年來促進香港設計師與內地的交流與合作,2016年主辦「深港設計雙年展」,2017年主辦「20.....43香港設計事情」博覽,挑選香港回歸20年來43個內地和香港共同合作的出色個案,今年「深港設計雙年展」正式易名為「深港設計雙城展」,主題設定為「雙城·相承」。讓我們在期待十月「深港設計雙城展」之時,香港設計總會推出「20.....43香港設計事情」系列文章,探討香港創意產業如何與內地同業跨區合作,把兩地的人和事、創新的行銷模式與創意聯繫一起,發展出新世代合作模式。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