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 [Design]

【設計故事】設計與此身:中國式身體的隱喻 |張存一


設計與此身:中國式身體的隱喻

「20.....43香港設計事情」系列文章(三)

撰文:張存一



近日美國版Vogue雜誌在創刊126年後迎來第一位非裔攝影師,同一時間,世人關注整個九月由英國版與美國版Vogue、加拿大版Elle、美國版MarieClaire到Harper’s BAZAAR都將啟用非裔名人作為封面人物⋯⋯來到2018,Vogue起用非白人攝影師依舊是新聞,依舊引起noise,這不正是我們仍太落後的證明嗎?一日身體政治是hot topic,一日世界大同仍遙遙未及。而且始終覺得單單起用非裔也未必一定能將不同種族的身體與相關的身份議題訴說出來,始終時尚太容易將一切平面化為風格二字。相比八十年代,當日本時裝設計師以黑色美學橫掃西方,帶來的更是日和民族觀看身體的方式,那是形而上的審美與此身棲於天地間的哲學。而中國身體又是怎樣的故事呢?「20.....43香港設計事情」博覽裡的幾個設計案例,由著重技術層面的i.Dummy到工藝層面的「衣 + 包 剪 揼」,訴說的正是中國身體從形態到意境的故事。



「衣 + 包 剪 揼」——五位年青時裝設計師和藝術家聯同六組傳統手藝人進行跨界創作而成的作品,盛載了設計師對身體的看法。


打破西方主流身體觀感


第一波工業革命亦好,成衣市場亦好,皆由西方而起,由是市面上流通的服飾,無論由審美到尺寸都緊跟西方主流價值,大多數消費品按西方人的尺碼設計,有些如安全帽等根本不適合華人使用。


談論中國身體,不如由十二年前說起,當時仍是設計學院的理工大學已開始探討何謂中國尺寸,並開展了SizeChina 3D測量項目,時任副教授的Roger Ball先生與研究小組用了兩年時間,走訪了六個內地城市,包括廣州、杭州、蘭州、重慶、北京和瀋陽,以先進掃描器蒐集三千多名華人的頭型與臉型的三維資料,再用此數據製成十個可供全球工業設計師參考的華人標準頭型尺碼模型,而不同行業的設計師,包括醫療產品、光學、運動、娛樂及通訊等均可以透過「中國尺碼」的資料來製作他們的產品。


當時市面上缺乏相關研究,這是全球首個針對中國人的頭形面形而建立的三維數據﹐也為世界各地的工業設計師所需要。影響的不止在實際的尺寸運用上,也打破了以西方人體型為準則的主流想法。


多年之後,理大同樣有另一個關於身體的研究,紡織和服裝研究所陳志駒博士及其研究團隊發明i.Dummy系列機器人人體模特,它結合超過1000件精密結構,用家只需透過電腦的操作介面,輸入不同細節數據,例如頸、肩、胸、腰、臀等尺寸,便可控制它在數秒內精確轉化為所需身型。i.Dummy更連接匯整了美國、歐洲、日本、中國的人體身材資料庫,方便選擇特定尺寸。換言之,只要輸入穿衣者的數據,i.Dummy就會變成所輸入數值的身形,這樣不只設計師為顧客度身訂造時有適用的設備,這個機器人體模特更可滿足任何種族背景的人。無怪乎推出後獲得多項國際設計獎,如亞洲設計獎(2014-2015年的Grand,Gold),A'Design&Competititon獎(2014-2016金牌和白銀),日內瓦發明恭喜陪審團)和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獎(2015年)和FashionTech獎(2015年)。



可調整外形旳人體模特i.Dummy,不只是因應方便而出現在市場上,更體現了不同種族想更理解自身身形的想望。




形而上的東方身體


在「20.....43香港設計事情」上海展場裡,特別有一個時裝的區域,一邊牆是i.Dummy的科技之身,另一邊是一系列滿有東方意蘊的現代時裝。走過香港時裝品牌Loom Loop的「白蛇傳」、Yi-Ming的旗袍,感受這些設計師怎樣從傳統服飾中汲取養份。兩牆中間是一個大展示箱子,內裡是數套從不同工藝獲取靈感而制成的服飾,其中一個人體模特身穿以紮作技術製成的裙子,仔細看會發現模特的臉上長了鬍子,如果你繞到他的背面,又看到另一副較為女性的面孔,這是李冠然《觀音娘娘的六種色相》系列裡的「女生‧男相」。而另一人體模特則穿上以銅器為主要材料製作的裙子,這樣堅硬的金屬,經過捶打後竟在深淺色調與皺褶之間,呈現出中國山水畫空靈飄逸的意境⋯⋯



展場內一列排開香港設計師的時裝作品。




這是「衣 + 包 剪 揼」系列——五位年青時裝設計師和藝術家聯同六組傳統手藝人進行跨界創作而成的作品。「包、剪、揼」引申含意可以理解為技巧、物料,以至是創作風格,具多重的意義,衣當然是衣飾、時裝。這系列由張國威、張美儀、傅織女、李冠然及盧聲前,聯同傳統工匠黎裔廣、陸樹才和陸強才、周燕雲、冒卓祺、曹志雄和陳楚翹把時裝與傳統工藝結合,以貼金箔、手打銅器、粵劇頭飾製作、紮作、廣東彩瓷以及編籐等技法,創造出獨特的時裝系列。總覺得當中不止對工藝傳承的探索,更呈現了東方身體的意蘊。


當我們談論身體,談的其實不止於體形與高矮肥瘦,更包括當中東方與西方對身體的不同觀看方式。西方向來推崇理想主義,由古希臘雕像的力量與美,到文藝復興時達文西重申黃金比例,凡符合完美的幾何規則就是極致的美。一切皆有標準可循。


而東方身體卻有太多尺寸與規則難以訴說的意境——東方對身體的看法,是更微妙的身體與所處空間之關係、身體與生存的關係。西方在肌肉中看出力與美,東方卻在老去的身體中悟出缺的審美意識,亦因為一切有缺,而更為之包容。這是為何八十年代三宅一生、山本耀司、川久保鈴等日本時裝設計師可以震驚西方,那些不對稱、破爛、枯毁、殘缺外露,說的或許正是在衣裝以外,怎樣越過終將腐朽的身體,直面存在。



張美儀藉銅製衣裝發問此身與創作力的關係,而且特意將銅衣結合了山水畫意境,寄寓此身願詩意地棲居於自然中。




又比如張美儀受到手打銅器師傅陸樹才和陸強才,以及粵劇頭飾製作導師周燕雲的薰陶,在沒有科技、機器、軟件或電子配合下,以全人手製作出銅製衣裝,說的正是人類逐漸失去創造力,甚或連一己裹身之衣都不再懂得如何縫制,設計師偏偏反其道而行,選用堅硬的材質,用複雜的手藝打造出舉重若輕的飄逸感,結合絲綢營造出水墨畫的留白效果,如雲似霧,不也是在期待此身在經過千錘百練後,能有抛掉現代科技的束縛、棲居於山水自然中的一天嗎?


又或李冠然的《觀音娘娘的六種色相》,與紮作師傅冒卓祺合作,利用不同的技術如摺疊、印藝、紥作等,重新演繹觀音娘娘的新衣裳。其中的「女生‧男相」,人體模特兒穿上寛闊的服飾,雌雄同體,叫人想到觀音大使的幻變外相,性別本就不應是身體的罣礙,中國傳統服飾男女皆闊袍大袖,講究精神體現。而棲身寬闊衣物裡,身體與布料之間的空間感,正是講究穿上緊身胸衣與束腹的西方時裝體系所忽略的。


而從一個身體棲身於衣物中,到一個身體棲身於天地間,中間尚有人在不同空間中如何自處,下期我們將從「20.....43香港設計事情」的案例中去談人、設計與空間的關係。



李冠然的觀身外衣與色相,雌雄同體,穿衣不應有罣礙。


後記

香港設計總會多年來促進香港設計師與內地的交流與合作,2016年主辦「深港設計雙年展」,2017年主辦「20.....43香港設計事情」博覽,挑選香港回歸20年來43個中港合作的出色個案,今年「深港設計雙年展」正式易名為「深港設計雙城展」,主題設定為「雙城·相承」。讓我們在期待十月「深港設計雙城展」之時,總會推出「20.....43香港設計事情」系列文章,探討香港創意產業如何與內地同業跨區合作,把兩地的人和事、創新的行銷模式與創意聯繫一起,發展出新世代合作模式。

Back